English
  • 郵箱|
  • 智慧農科協同平台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衆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衆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專家觀點

金轲:加强科技创新驱动 为草牧业绿色发展注入新动能

【字體:

  當前,內蒙古低成本資源和要素投入形成的驅動力明顯不足,迫切需要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重要指示精神,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加快科技創新、科技成果轉化和科技示範引領步伐,實現以科技創新爲核心的全面創新,爲生態保護建設、特色産業發展注入新動能,強有力支撐脫貧攻堅、鄉村振興和祖國北方生態安全屏障建設向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縱深推進。

  一、草原生態保護建設面臨巨大挑戰

  內蒙古是我國北方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草原是覆蓋內蒙古面積最大、生態生産功能最爲重要的生態系統,生態環境保護建設具有極端重要性。我們必須准確把握草原在全國生態大局中的定位,采取科學手段和有效措施,扭轉草原繼續退化局面,防止騰格裏沙漠、烏蘭布和沙漠、渾善達克沙地、科爾沁沙地和呼倫貝爾沙地等幾大沙漠沙地南擴東移,爲國家貢獻更多的綠水青山、藍天白雲和清新空氣。

  草原退化的基本面沒有改變,生態保護任務面臨的形勢依然嚴峻。近年來,內蒙古主要生態系統整體惡化趨勢得到了遏制,局部出現好轉,但草原、濕地等退化的狀況與系統質量較差的基本面仍未得到徹底改變,草原生態系統的脆弱性基本面沒有根本改變。由于長期過度開發、超載過牧等不合理的利用方式以及人爲幹擾、氣候變化等因素,草原大面積退化沙化,生態保護形勢依然嚴峻。運用科技手段推動草原畜牧業生産提質、節本、增效高質量發展,是有效解決草畜矛盾、促進草原資源和生態保護良性發展的重要途徑。

  草原科技供給不足的基本面沒有改變,關鍵核心技術創新需求迫切。隨著黨中央加快推進鄉村振興、脫貧攻堅、生態文明建設和現代草牧業高質量發展等重大決策和部署,實現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的綜合治理時間緊、任務重,對科技驅動的需求越來越大。但從總體上看,草原科技供給不足的基本面沒有改變,仍處在一個相對比較落後的位置,草原保護和草業發展的科技貢獻率不足30%,較國外草業70%以上的科技貢獻率低了40個百分點。科技創新和成果轉化水平低下已經成爲制約草原和草牧業綠色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因素。

  草原利用不合理的基本面沒有改變,生態、生産與生活協調發展有待突破。一是放牧超載形勢依然嚴峻。長期以來,內蒙古的畜牧業生産方式以家庭爲主體,在貧瘠的資源和落後的生産方式下,超載放牧成爲牧民維持收入的主要手段。如今,草原超載過牧仍很普遍,全區草原平均超載率爲14.9%。二是産業開發造成草原被破壞和汙染,修複治理的範圍廣、難度大。

  二、草原生態保護建設亟需科技創新突破

  草原生態保護與恢複迫切需要突破一批重大基礎理論和關鍵技術。必須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鄉村振興戰略、區域協調發展戰略,以改善生態環境、奶業振興和糧改飼爲切入點,優化種植結構,加快推進草原生態保護恢複與科學利用進程,實現飼草供給由數量型向質量效益型轉變,不斷提升草原生態生産資源的質量。一方面要突破一批重大基礎理論。包括草原生態生産功能提升機制與精准調控原理,種養結合高效利用轉化機理與途徑和牧區水資源節約高效利用等基礎理論。另一方面必須突破一批關鍵核心技術。例如,草原保護、恢複與高效利用的關鍵技術,牧草、鄉土草優良新品種選育與種子生産關鍵技術,優質飼草節水栽培、管理與高效利用關鍵技術,優質高效養畜關鍵技術及配套産品,高效低損草牧業機械化生産技術研究及配套裝備,以及草牧業數字與信息化關鍵技術等。

  山水林田湖草綜合治理迫切需要組裝集成一批系統解決方案。內蒙古有森林、草原、濕地、河流、湖泊、沙漠等多種自然形態,是一個長期形成的綜合性生態系統,生態保護和修複必須進行綜合治理。要根據區域資源禀賦、地域特點和氣候條件,加快開展技術模式集成與示範。例如,蒙東北區草原高效利用技術模式集成與示範、蒙中部退化生態系統綜合治理技術模式集成與示範、蒙西部沙漠化草原防治技術模式集成與示範、冀北蒙中南退耕退灌地修複重建技術模式集成與示範。

  草牧業綠色高質量發展迫切需要依靠科技創新驅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和提質增效。草原是有機安全畜産品的重要生産基地。草原退化、生産力衰減,優質高蛋白草減少,劣質草、雜類草增多,環境汙染、生態失衡嚴重影響和制約草原畜牧業的可持續發展。發展現代草原生態畜牧業是草原畜牧業綠色高質量發展的必然選擇,然而現代草原生態畜牧業是知識、技術密集型産業,只有依靠草原科技創新,加大科技投入,加強草畜一體化,探索以科學輪牧爲主的半放牧、半舍飼模式,重點突破一批具有典型代表性和極強地域性的高效飼養、疫病防除等關鍵核心技術和發展模式,爲傳統草原畜牧業的轉型升級注入新動能,強有力支撐特色草牧業實現綠色高質量發展。

  三、打造科技创新驱动 草原生态保护建设的新引擎

  在認清科研差距的基礎上,內蒙古應通過加強科技創新驅動,建立問題導向的科研機制,突破重大科學問題,破解科研難關,掌握核心關鍵技術,實現研學轉化和科技成果精准供給。

  (一)整合國家與自治區科研力量,建立健全草原科技創新體系

  應充分利用中央級科研院所的科技、人才和平台優勢,以及自治區地域、資金和政策優勢,建立資源和信息互通共享機制,共同推動建設新型草原科技創新體系。一是共同建設草原博物院,引領科技創新,孵化新興産業,科普草原知識,弘揚草原文化,打造國家級草原和草牧業高科技示範園區,集聚國際尤其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以及國內區內的優勢草原科技力量,開展覆蓋草資源收集評價、新品種培育、良種繁育、優質牧草栽培、收獲加工利用、災害防控、智能機械裝備等草牧業全産業鏈各個關鍵環節的核心關鍵技術創新和典型模式集成創新。二是共同推動省部共建國家重點實驗室、省級重點實驗室、院士工作站、博士後流動站等高端創新平台和高端智庫的共建共享。著力打造以草原博物院爲核心,重點實驗室和人才流動站爲兩翼的立足區內、輻射全國、連通俄蒙、高效協同、開放共享的新型科技創新體系,引領帶動全區乃至全國的草原科技創新水平整體躍升。

  (二)充分發揮中央級科研機構的智庫功能

  一是共同推動政策融通。鼓勵中央級駐區科研機構積極參政議政,推動中央級駐區科研機構的創新目標、發展定位和戰略規劃與自治區科技發展和經濟社會發展規劃形成有效對接,在科技人才、科研創新、成果轉化、平台基地建設等方面的施用政策具有同等性,融通共享。二是加強科學決策咨詢。充分發揮中央級駐區科研機構戰略科技力量和高端智庫功能,鼓勵中央級駐區科研機構聚焦自治區發展急需的重大公共政策問題,開展前瞻性、對策性、儲備性研究,提出建設性務實政策建議。

  (三)挖掘中央級駐區科技機構的“雙創”潛力,促進草原科技與産業共贏發展

  一是深化科企融合的體制創新。要進一步突出中央駐區科研院所草原科技創新主體地位,有力打通科技和經濟轉移轉化的通道,圍繞産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完善資金鏈,消除科技創新中的“孤島現象”,聚集産業發展需求,集成科企各類創新資源,著力突破共性關鍵技術,加快科技成果轉化和産業化,培育産學研結合、上中下遊銜接、科企協同發展的創新格局。二是深化産學研合作,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注重發揮中央駐區科研院所集中的技術和人才優勢資源,梳理遴選一批成熟度較高的可轉化重大科技成果,形成重大草原科技成果儲備庫,加強對入庫項目跟蹤管理,推動一批重點産學研項目的科技成果轉化。廣泛組織産學研對接交流會,積極開展重大科技項目研發合作,支持企業同高等院校、科研院所跨區域共建一批産學研創新實體,共同打造創新發展戰略高地。

  (作者系中國農業科學院草原研究所所长  金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