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郵箱|
  • 智慧農科協同平台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衆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衆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農民日報]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農業科技人才有擔當有作爲

【字體:

  黨的十九大作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部署,爲新的曆史方位下我國農業農村發展指明了方向,全面脫貧的目標即將實現。在曆史的交彙點,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如何更加有效地推進,如何發揮農業科技的作用,如何讓農業科技人才在這個過程當中能夠起更大的作用?近日,由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農業農村部主辦,中國農業科學院承辦的百千萬人才工程創新大講堂,圍繞“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農業科技人才支撐”主題進行了深入探討和經驗交流。

  百千萬人才工程創新大講堂現場。

  統籌推進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

  “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兩項工作關系全局,至關重要。”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副主任陳曉華表示,“統籌推進和協調做好打贏脫貧攻堅戰與鄉村振興的銜接,對農業農村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如果搞得好,就能夠使脫貧摘帽的農村地區和貧困人口,通過實施鄉村振興更好地鞏固脫貧的成果,接續推動經濟社會的發展,更好地改善人民的生活。那麽如果搞不好,就可能使脫貧攻堅取得的成果出現返貧,出現徘徊,使這些地區與發達地區的差距越拉越大,繼續成爲農業農村發展的短板。”

  陳曉華認爲,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銜接需要抓住的關鍵問題之一,就是做好工作隊伍和人才的銜接,這是根本性的。脫貧攻堅離不開人才的幫助,鄉村振興也離不開人才的支撐。

  農業農村部高度重視農業科技人才隊伍建設,長期以來在人社部的大力支持下,實施了農業科技傑出人才培養計劃,構建起創新人才協同培養機制,實施了萬名農技推廣骨幹人才培養計劃,農技推廣服務特聘計劃,健全完善一主多元的農業技術推廣體系。這些工作舉措大大提升了農業科技人才引領支撐體系,爲農業科技創新和産業發展提供了重要保障。

  “科技工作不但要支撐第一産業的發展,還要支撐鄉村發展以及鄉村社會治理、生態環境改善。我們面臨的任務更加繁重,我們面對的是更多的從來沒有面對過的領域。”科技部火炬中心主任、研究員賈敬敦如是說。

  助力産業扶貧推進鄉村高質量發展

  “科技扶貧的核心就是去創造新的、有特色的産業。”中國工程院院士、雲南農業大學校長朱有勇說。

  中國工程院定點扶貧的雲南省瀾滄縣是科技扶貧的一個生動的案例。瀾滄縣是我國典型的邊境深度貧困區,由于受曆史客觀條件等影響,直過民族的素質性貧困主觀因素突出,導致貧困面廣、貧困程度深,貧困發生率爲31.05%。科技幫扶團隊通過開發創新把資源優勢轉化爲經濟效益,開啓林下規模化、標准化生産有機三七、河谷冬閑田錯覺季種植馬鈴薯等新的生産方式替代傳統的生産方式,培育當地特色産業,換道前行,把青山邊變金山,幫助當地農民盡快脫貧致富。

  貧困在哪裏,科技扶貧就去哪裏;創新在哪裏,企業産業就到哪裏;攻堅在哪裏,貧困帽子就脫哪裏。國家馬鈴薯産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金黎平說,“我們研究馬鈴薯、發展馬鈴薯産業,是跟扶貧高度重合的。馬鈴薯的脫貧攻堅作用非常大,與鄉村振興息息相關。”如今,金黎平組織專家協作,協助貴州畢節、河北張家口、山西岚縣、內蒙古烏蘭察布和新疆吉木乃等制定了産業規劃和扶貧方案。

  在脫貧産業發展的基礎上,怎麽樣來培育優勢特色的産業,構建生産體系、經營體系和産業體系,更好的發展新産業、新業態。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夏英研究員指出,從已經脫貧的經驗來看,産業扶貧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會留給鄉村振興一些可複制的體制機制的東西,包括像一村一品,一戶一業,一村至少有一個合作社等。因此,他建議,在保持産業扶持資金投入力度,調優使用結構,爲有機銜接鄉村振興厚植産業之基;將各級財政産業扶貧專項轉爲鄉村振興産業專項,總量不減;優化資金使用的範圍,調整資金扶持對象,做好相關産業規劃銜接;加快轉變政府職能、激發市場活力,爲有機銜接提供持久動力;強化扶貧的市場導向作用,培育新興市場主體。

  培養一批當地走不了的人才隊伍

  我國大部分貧困地區面積很大,科技人才村村寨去扶貧不現實,只有培養一批鄉土人才才能解決根本問題,正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關鍵是重視鄉土人才的培養工作,教授當地人民先進的生産方式和科學的管理模式,在有些地區不斷摸索出培養當地農業人才的一套教學體系,培養一批當地走不了的人才隊伍。

  如朱有勇院士在産業扶貧過程中創新招生模式,淡化學曆、年齡等,做到教學與實踐結合,下到田間地頭進行交流,培養了一批批主動幹,帶頭幹的鄉土人才。按照只要識字,只要想致富,就可以參加培訓的招生標准,從當地20個鄉鎮招收農民學員,2017年招收4個班120名,2018年招收了10個班600名,2019年計劃再招收10個班600名。朱有勇院士自豪的說;“現在一半的學員成了小老板,有百分之六七十的脫貧進小康了”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所長魏後凱研究員說,目前各級各類鄉村建設人才嚴重短缺。雖然我們鄉村實用人才總量很大,但是比重不到就業人員5%,新型職業農民占的比例比較低,只有3.4%,其中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也只有30%。從農業科技人才來看,總量不足,結構不合理。現在雖然有115萬農業科技人才,但是這個數量遠遠不能滿足需要。

  “如果産業在農村落地了、人才跟上了,是不是就引得進、留得住了?”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王維勇提出思考。新希望開展了“十萬新農民培訓計劃”,嘗試讓更多農民用知識和技能改變命運。

  “培养当地走不了的队伍,除了材料和技术,更要精神鼓励,输送新观念和理念。” 金黎平说认为 。

  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百千萬科技人才萬類霜天競自由,在廣袤的農村土地上,在美麗的青山綠水間,播撒科技的種子,幫助貧困地區的人民脫貧致富,助力我國鄉村振興百年大業,在希望的田野上描繪出一幅“脫貧與振興齊飛,青山共綠水一色”的壯麗畫卷。

TOP